柳橋通信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淺田政志《淺田家》

  赤赤舍的經營者姬野希美說:「我們想要的不是知識或資訊,愈是混沌神祕的,就愈吸引人。」能夠讓自己深受震動的,一定也同樣能打到其他人的內心。她(有點過於樂觀地)抱著這樣的想法,從2006年開始做赤赤舍,到現在許多攝影家都會將拍好的作品率先拿給姬野女士,徵求她的意見。   以家族攝影為主要拍攝主題的淺田政志也是其中一人,他說:「赤赤舍不只是一家出版攝影書的出版社。因為有⋯

product

以虛構為糧,與現實搏鬥——柳橋的理由

柳橋是這樣的地方。   如果你是河水,從井之頭公園出發,沿著神田川順勢而來,穿梭流經中央線沿線令人迷醉的次文化、龍蛇混雜的新宿界隈、文教敦儒的文京地帶,這一路蜿蜒凹凸共約二十五公里,最後來到下町風情濃厚的台東區,經過了上百座橋梁,最後一座就是柳橋。此時河道逐漸寬敞,兩側停泊了數艘釣船與供人觀覽的屋形船,佃煮老店小松屋的招牌也愈見清晰,但是還來不及湧起任何感觸,瞬間便匯⋯

product

花森安治|01

  在《阿淺來了》最後一週登場的,是由大島優子飾演的平塚明。   這位日後以平塚雷鳥(らいてう)為名,創辦《青鞜》雜誌鼓吹女權的運動家,因為就讀主角白岡淺所創辦的日本第一所女子大學,而與主角有了交會。她們的交會其實並不存在於史實,而是編劇強加撮合的。   日本網友對於大島優子所扮演的雷鳥有諸多批評,認為她所散發出來的氣場一點也不像日後激進的女權運動者,只⋯

product

陳夏民:如果你正為某些無謂堅持或生活磨難而吃盡苦頭,你總能在他們的故事裡找到得以安坐的位子

一個人,但不孤單 (《一個人大丈夫:微型出版的工作之道》推薦序) 文=陳夏民(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 圖為讀字書店 世界上,可能很少有一個職業,像獨立出版那麼孤單。 每天張開眼睛,或許便思考著接下來的工作流程,刷完牙、吃早餐的時候,或許就開始看稿子,同時思考網路行銷如何進行。進辦公室之後,也就一個人開始校稿、寫文案,或是安排出版的行政工作。偶爾,會與作者或其他夥⋯

product

一人出版就像圓規,一隻腳立於穩固不變的中心位置,另一隻腳會指向什麼地方、畫出什麼樣的圓?

《一個人大丈夫:微型出版的工作之道》序言 作者=西山雅子 「小商販」──以這樣的形態提供給大眾的商品及服務豐富了我們的生活。這種商業模式,是本著責任,投入深信不疑的志業,與信賴的人們建立起關係,從而成立。同時「小商販」亦逐漸成為實現自我天職的普遍途徑。 出版業亦不例外。「一人出版社」這個詞彙已廣受愛書人所認知,個性獨具的出版物及出版人的活躍也受到矚目。 「小商販」這樣的經營形態,也適用⋯

product

這是個文字、墨、與紙全連在一起的故事【許瞳推介《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文●許瞳(散文集《裙長未及膝》作者) 這是個文字、墨、與紙全連在一起的故事。 一條街、小鎮川越、一座名叫「三日月堂」的印刷廠,幾個脫離紙面的靈魂,漂浮不定的情感需要油墨和紙作為介質。 從何時開始,生命變成一個個位元在雲端飄送、卡在讀與未讀的中間,如朵浮萍擺盪在液晶螢幕的中央。我們不再用紙說故事了,有人說那樣太慢、太不環保、太老古板。紙本已經過時了,電子化的世界像插電的Dylan,太多人只記⋯

product

為了做出一張讀得到溫度的書衣:《活版印刷三日月堂》活版印刷書衣設計幕後

稜角分明的文字,充滿「刻印」的感覺。如果是一般的印刷,感覺文字是「貼」在紙上,但活版印刷明明沒有凹進去,卻充滿了「刻印」的感覺。每個字看起來彷彿都正在呼吸。 (摘自〈八月的杯墊〉《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決定出版《活版印刷三日月堂》這套小說時,編輯一開始就設定好,要讓讀者在享受閱讀書中四個溫暖故事的同時,也能親自體驗書中人物自己印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