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做出一張讀得到溫度的書衣:《活版印刷三日月堂》活版印刷書衣設計幕後

稜角分明的文字,充滿「刻印」的感覺。如果是一般的印刷,感覺文字是「貼」在紙上,但活版印刷明明沒有凹進去,卻充滿了「刻印」的感覺。每個字看起來彷彿都正在呼吸。

(摘自〈八月的杯墊〉《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決定出版《活版印刷三日月堂》這套小說時,編輯一開始就設定好,要讓讀者在享受閱讀書中四個溫暖故事的同時,也能親自體驗書中人物自己印刷出成品、觸摸到因為印刷的壓力而造成紙張凹凸時的興奮感受。於是邀請設計師黃千芮一同合作,將書中的世界觀帶進限量的活版印刷書衣中,同時也將世界觀衍生,創作出四件能夠在日常生活中陪伴讀者的印刷創作。

限量活版書衣在連鎖通路上設定為誠品限定,選用的源圓狂野紙是一款非常適合活版印刷的紙張,因為它高度的韌性與彈性,在表現不同壓力與後加工上,十分出色。而這個部分,只有你實際站在實體書店的新書平台前,把它捧在手上,才能夠感受得出來。

設計師千芮表示,她在構思這一系列創作的過程中,以每個故事的主要意象,及主人翁月野弓子這個活版印刷職人的形象,抓出了幾個重點:

留白/古典與現代並陳/優雅溫潤/保留適當的距離但溫暖

身為編輯,我必須說這是一張必須在「事後」回看,讀完四個故事闔上書,重新注視著書衣上古雅和風布局與現代線條交織中的四個意象,才能引發出故事強烈後座感的設計。三日月堂繼承人月野弓子曾經如此形容鉛字:「明明是有形的東西,卻看不清楚。然而一旦印刷在紙上,文字就會浮現出來。要等到『事後』才會明白。」

文學或者說物語、故事,都是因為有這樣的事後性,才讓人反覆玩味,這張把推薦文藏在裡面的書衣,充滿著各種讓人把它翻來覆去好好賞玩的元素。而它在跟內文裝訂之前就跑了三家工廠,從電腦平版印刷、凸版印刷、燙銀與打凹的加工、到鉛字檢字排版、鉛字活版印刷,在好幾位印刷手藝人手上逐漸顯影,成為你現在看到的樣子。

限量版的驚奇不只活版印刷的書衣,脫卸下它之後,內封面的設計也是這個版本專屬的。厚磅水泥色佳儷卡上,同時將書衣上的元素燙黑與燙白,呈現黑、灰、白三種濃度的同時,也能夠將此處的電腦字體,與活版印刷書衣上,日星鑄字行的字體對照,感受其間不同的模樣。

設計過程中,設計師千芮也因為這張書衣的難以預想模擬,而傷透腦筋。雖然說電腦平版印刷在印製時也有「看印」的流程,設計師會在印刷機前,跟師傅做最後的微調,不過充其量就是字面上的「微調」而已。但活版印刷更接近古早的工藝,成品就在手藝人的心海與腦海裡,出手只是做壓力的最後控制而已。對於習慣用電腦螢幕來設計的新銳設計師來說,這也是一次很刺激的挑戰。必須不斷打破既有的想法,並放膽出手去「相信鉛字」、「相信活版」。

與千芮討論的過程中,她曾經談到,在這本書中,她自己最有共鳴的角色,是〈八月的杯墊〉中主要敘述者小馬在大學時期交往的前女友。她說這個角色有點彆扭、不坦白,但終究無法欺騙自己,極力貫徹自我主張的部分,其實很像自己創作的狀態。跟現在許多青年創作者一樣,千芮也兼具多種身分,除了正職的工作之外,往返家中與工作地點之間的半小時捷運路途,則是用手機書寫文字的時間。回到家中,則盡情自在地做自己喜歡的創作。這也讓我想到故事中的那位「職人」。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是所謂的「職人小說」,但主角弓子所表現出來的職人性格,似乎跟大家刻板印象中那種臭脾氣老爹有點出入:不勉強自己和顏悅色、不輕言依賴他人的建議、對有興趣的事情發出直覺的強烈興趣、擁有敏銳的洞察力。

每個世代的職人都反映出所處社會的面貌,同時也擔負著一個時代賦予的責任。我想星緒早苗老師在《活版印刷三日月堂》中,想要呈現並接軌到下一個時代的,就是職人溫柔療癒的形象吧。希望讀者也能從這本書的內在與外在,透過各種感觸親身體驗。

三日月堂衍生創作:填空帆布袋/世界森林明信片/星子書籤


設計師介紹

黃千芮,銘傳大學商業設計系畢業,專長平面設計與字體造型,作品收錄於《PIE books - “Numbers in Advertising Design”》《12屆亞太年鑑Asia-Pacific Design》《CTA亞洲創意對話-遺珠之憾》,偶爾寫詩,2017年獨立出版了自己的詩集《你有沒有想要遺忘的事情》下一本緩慢籌備中。

www.behance.net/connie_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