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黑霧與惡魔的飽食

 

森村誠一在《惡魔的飽食》後記中說道:「在歌舞昇平的和平年代高喊反戰很容易。但是當全體國民被戰爭的瘋魔附身而無法自拔的時刻,能夠冷靜地踩下煞車的,是關於過去的正確紀錄。」

 

松本清張寫於一九六〇年代的《日本的黑霧》中,懷疑發生於一九四八年的帝銀事件,犯案者正是七三一部隊的隊員,而美國盟軍GHQ為了包庇這批人,下令警方中止追查,最後以代罪羔羊的被捕結案。事實上,這個部隊的所有人,都沒有站上遠東國際審判的法庭。做為交換條件,七三一部隊在中國東北進行人類活體實驗與生化細菌戰的所有資料,全數歸美軍所有。美軍現學現賣,韓戰與越戰都可以看見生化武器的痕跡,有些傷痕至今仍未癒合。

 

戰後三十年,小說家森村誠一尋訪那些被封口的前隊員,讓他們親口說出自己曾經犯下的反人道罪,集結成《惡魔的飽食》,大賣三百萬本,許多出生於戰後的日本人,首次見證所謂戰爭的殘酷與陰險。但事實上,同樣是對於人類的藐視與極致的暴行,今日世界公民對於七三一部隊的關注,卻遠遠不及於奧斯維辛所發生過的慘劇。與此同時,安倍政權正想方設法拿掉象徵和平的憲法第九條;駐日美軍正在沖繩的大地上展開一天的操練。

 

京極夏彥的百鬼夜行系列,主人公中禪寺秋彥戰前服務於日本陸軍軍醫學校的登戶研究所,這是一個專門研究洗腦與諸如氣球炸彈等荒謬武器的組織。日本人被戰爭的瘋魔所附身的那幾年,只要能讓敵人的生命消失於無形,所有方法都嘗試了。

 

登戶研究所與七三一部隊集結了戰時日本醫界的菁英,能夠調度的軍備預算是當時最多,被派進這兩個單位的醫生,首先都必須先踏進日本陸軍軍醫學校的大門。而今該地已成為日本國立感染症研究所,由於曾經出土大量不明人骨,被視為都內較為陰森的地區。

 

神田川從北邊緩緩流過,從早稻田站發車的路面電車徐徐前行。此處距離柳橋還有五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