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造作全心投入────對生田繪梨花而言「現在最必要的事」

不加造作全心投入────
對生田繪梨花而言「現在最必要的事」

不只是偶像團體乃木坂46的成員,近年來她也以音樂劇演員的身分大加活躍。
12月將演出劇場作品《キレイ―神様と待ち合わせした女!》,演出主角ケガレ,開拓新天地。

 

 

────除了乃木坂46以外,你也活躍於音樂劇的領域,還在《悲慘世界》中扮演了珂賽特的角色。

生田「別人常常會這樣跟我說:『你們乃木坂都已經在東京巨蛋這麼大的場地演出過了,應該不會緊張了吧。』但劇場演出的緊張是完全不一樣的。偶像團體的演出很多時候是大家一起唱歌跳舞,然而在劇場的舞台上,更需要的是一個人踏出步伐的勇氣。不是展現自我,而是要進入角色,與其他角色對話,這點也相當不同。劇場前輩曾講過讓我印象很深刻的話:『每個人都怕得要命哦。』正因為如此,每個演員都要當彼此的支柱,真誠面對對方的感情。完成作品不能只靠一個人,而是要大家同心協力。這樣的信念讓每個演員更靠近彼此,內心也更為踏實。」

 

 

六歲時,《安妮》讓她大開眼界

────偶像團體跟音樂劇的工作現場應該很不一樣,你是如何在兩者之間切換的呢?

生田「剛開始我曾經在音樂劇演出比較強勢的女性角色。當我回到乃木坂唱比較可愛的歌時,會不自覺把歌也唱得比較強勢,甚至無形中用音樂劇的角色唱歌的方式來詮釋。關於這點我持續在調整與克服,也不停地嘗試,像是什麼地方要讓聲音比較響亮,什麼地方可以多一點換氣的聲音之類的。」

────聽說你之所以喜歡上音樂劇,是六歲的時候看了《安妮》這個作品?

生田「那時我大開眼界,內心驚呼著『世上竟有如此閃耀的東西!』,結合了歌唱、演戲與舞蹈幾乎所有的元素。我還記得自己雀躍著想要跳進那個世界的心情。」

────你從小就開始學習的鋼琴演奏,在演出的時候也露了一手呢。

生田「我從小就總想著要讓音樂常伴左右,但並不是因為想要繼續彈鋼琴,所以才去演音樂劇或者加入乃木坂。可以在舞台上用鋼琴伴奏、演出音樂劇,這些都讓我覺得自己完成了兒時的夢想,非常開心,同時也樂在其中。」

「經常有人說我彈琴的表情很棒。我在加入乃木坂以前,因為參與了十分嚴格的訓練,讓我對於彈琴有種類似義務感的東西,非常拚命。加入以後,有了一些與其他樂器合奏的機會,我開始由衷感受到音樂的樂趣。雖然工作滿檔的時候不太有機會練習,但最近只要一有時間,我就想摸摸鋼琴,煩惱或沮喪時,也想要待在鋼琴旁邊。果然鋼琴與我是分不開的,聽到鋼琴的聲音就能感到被理解與包容。」

 

寫真集《INTERMISSION》銷售29萬本,帶起寫真集新風潮,與同為乃木坂46成員的白石麻衣共同獲頒講談社第1回野間出版文化獎特別獎。

 

乃木坂是令我安心的場所

────生田演出音樂劇,高山一實在寫小說,乃木坂這個團體中,有許多成員都經營著各式各樣偶像以外的活動呢。

生田「乃木坂還有很多成員在擔任模特兒,她們身材很棒,對時尚的嗅覺也很敏銳。我們並沒有特別要給後輩當榜樣的想法,而是在想,即使不是center也無妨,有沒有什麼是我們無論去到哪裡,都能彰顯的『自我存在的價值』呢?一邊思考著一邊淬鍊自己的實力。如此一來,後輩們也不會一直跟別人比較,而是能明確定下自己的目標,開始行動,讓個人與團體都持續向上。」

────乃木坂46對生田來說,是怎樣的存在呢?

生田「在外面的工作遭遇挫折不順時,只要回到乃木坂,總是會有人鼓勵自己、溫暖地接納自己。這是一個無條件接受自己,令我全然安心的場所。與此同時,也是個會讓自己興起『看到每個成員都這麼努力,自己也不努力不行』的想法,有很多正面刺激的地方。創團初期人家常說我『像個大小姐』,好像真的是這樣,當時的我比較僵硬一些。但八年來的各種歷練,逐漸形成了現在的我,跟人的距離有了改變,現在已經能夠單純地享受與人交流。」

 

 

────在松尾鈴木(松尾スズキ)編導的《キレイ―神様と待ち合わせした女!》中,你演出主角ケガレ,這個選角讓人非常意外呢。

生田「雖說內心有點不安,不過橋本潤(橋本じゅん)先生對我說『不懂也沒關係,別太鑽牛角尖,就維持現在不懂的狀態勇往直前吧。』的確是這樣,我想現在最必要的,就是不加造作,以真實的自我全心投入吧。」


 

《AERA》’19.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