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田川一本道】淺田政志《淺田家》

 

赤赤舍的經營者姬野希美說:「我們想要的不是知識或資訊,愈是混沌神祕的,就愈吸引人。」能夠讓自己深受震動的,一定也同樣能打到其他人的內心。她(有點過於樂觀地)抱著這樣的想法,從2006年開始做赤赤舍,到現在許多攝影家都會將拍好的作品率先拿給姬野女士,徵求她的意見。

 

以家族攝影為主要拍攝主題的淺田政志也是其中一人,他說:「赤赤舍不只是一家出版攝影書的出版社。因為有姬野女士,我作為攝影創作者才有了得以起步的立足之地。」

 

每個家庭多少都有一些專屬的家族傳統,淺田家每年都會舉辦「賀年卡攝影大會」,全家一起前往觀光名勝,帶著攝影器材,有時加上一家畫面的編排,拍下全家的合照。這可以說是淺田政志攝影創作的起點。政志先生高中畢業之後,去念了大阪的攝影專科學校,某次一個課堂作業令他苦思甚久:「請用一張照片表現你自己」。最後他思索出來的答案是「家人」,但一般的全家福照片又太無趣了,後來他想到小時候全家一起樂在其中的「賀年卡攝影大會」,這種加上了畫面編排與導演手法,以家族成員為角色的創作方式,就是後來攝影集《淺田家》的雛型。

 

政志先生持續拍攝這個主題,求學生涯也結束,出了社會,面臨茫然的人生Y字路。他帶著這套作品拜訪許多出版社,得到的回覆都是雖然很有趣,但可能沒辦法出版。後來因緣際會他連絡上了剛創立一年有餘的赤赤舍,不抱希望地前往拜訪,接待他的是彷彿前一晚喝太多而沒睡好的姬野希美。沒想到對方卻當場就應允把這套作品出成書,這下感到不安的反而是政志先生了。

 

經過了半年的製作過程,他們共同完成了這部充滿愛與幽默感的《淺田家》,不只攝影集的讀者,連平素不接觸攝影的人,也能透過這本書來自問「家人是什麼?」「回憶是什麼?」

 

姬野女士與政志先生因為這次的合作,開啟了往後一連串的創作計畫,至今淺田政志在赤赤舍出版的攝影集包括《New Life》、《卒業写真の宿題》、《アルバムのチカラ》等多部。

 

政志先生也提過:「做一本攝影集是要傾全力用生命去做的,所以赤赤舍的赤說不定指的就是血液的赤紅色吧。姬野女士曾做過這種事,對於年輕的攝影師,她看上了一張很喜歡的照片,即使一張照片沒辦法做成攝影集,她也會先說好幫對方出,然後花上兩三年來等對方創作出能出書的量。我從沒遇過像姬野女士一樣的人。」

 

(原文發表於柳橋是務所 2018/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