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橋通信

product

花森安治|03

1971年,花森安治接受《週刊朝日》採訪,作出如下的證言:   「我毫無疑問地犯下了戰爭罪。若讓我提出辯解的話,因為當時我什麼都不知道,我被騙了。但即使如此,我也不認為自己可以脫罪。從今以後絕對不再被騙,並努力讓更多人也能不被欺瞞。我認為抱著這股決心與使命的自己,至少可以得到被緩刑的機會。」   馬場真人(馬場マコト)所著的評傳《花森安治的青春》中,提到「這恐怕是花森安⋯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いしいあや《ニジノ絵本屋さんの本》

  當你想要進行世間前所未見的嘗試、或挑戰自己未曾經驗的事例,而找人傾談尋求建議(有時只是希望借他人之力推自己一把)時,總是會被勸說「放棄吧」、 「別傻了」。幾乎也很少有例外。    2011年,在東急東橫線都立大學站周邊某棟住商大樓的三樓,藥局與小兒科中間有個1.5坪空間,誕生了「彩虹繪本屋」。石井彩小姐一開始連書業的ABC都不清楚,就踏上了旅程。 &n⋯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櫻井雅之《龜時間》

  二〇一七年夏天,在我與妻子擅自命名為「東京熱」的出差小旅行中途,割了兩天前往鎌倉,留宿的地點便是龜時間。星期天早上抵達JR鎌倉車站時,已是人山人海,雖然旅行備註上寫了「先將行李寄放在車站的投幣式置物櫃,直接沿小町通沿途逛往鶴岡八幡宮(勿忘イワタコーヒー店的鬆餅)」,不過每個投幣式置物櫃無論大小都已有人使用,為了安置行李,便決定直接搭公車前往材木座。 龜時間所在的材木座,並不算⋯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宮部美幸《孤宿之人》

  讀完宮部美幸《孤宿之人》後,很自然地想找出Soul Flower Mononoke Summit(ソウル・フラワー・モノノケ・サミット)的《Deracine Chingdong》(デラシネ・チンドン),將音源再生,透過播放器來聆聽。   Deracine,來自法語,應該寫作Déraciné,意指無根、失根的狀態,或指被置於這種狀態中的人⋯

product

【你根本不懂偶像】喚醒無我夢中的迷戀心情,向日本享樂傳統致敬的設計

設計師小安說他從來沒做過這麼薄的書。他是喜歡開玩笑的人,講話真偽參半,或許這也只是他的隨口胡謅,不過倒滿符合現下書的感覺。現在流行把書做得厚一點,方便提高定價,也能在新書迅速被洗到架上之後還能維持一定程度的辨識度。 我自己在做書的時候,第一個考慮的也是書的厚度。讀著稿子,邊想像著這本書應該做到1.5公分還是1.8公分?拿在手上的感覺如何?用這樣的感覺去決定內文排版的格式鬆緊,以及內文用紙的厚度。⋯

product

平成最後的天皇誕生日,西野七瀨最後的握手會

平成天皇在位的最後一次生日這天,即將畢業的西野七瀨 (乃木坂46),在個人最後一場全國握手會上握了超過一萬名粉絲的手。 中森明夫曾在著作《偶像Nippon》中,寫下「天皇就是偶像」這樣的主張。 偶像跟明星(スター,Star)不一樣,明星高掛天際,即使人類再怎麼伸長手臂也無能觸及,帶有獨特的神聖性。在日本曾經有兩個以明星為名的長壽電視節目,〈明星的一千零一夜〉〈明星誕生!〉,它們雙雙在八〇年代終⋯

product

那一天,西野七瀨在上海看到了什麼樣的風景?

那一天,西野七瀨在上海看到了什麼樣的風景? 即將於今年底自團體畢業,擔任她在團最後一張單曲center的乃木坂46成員西野七瀨,在上海演唱會表演畢業單曲主打歌〈想繞遠路回家〉後,看著台下的觀眾,終於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 「表演的時候我費了好大的勁,總算忍住眼淚,結果你們竟然給我致命的一擊。」 有人曾經問秋元康,選人擔任center的條件為何?他說:「就找那個看起來最不想當的人去當。」然後再補⋯

product

【武志】イルミネーション

友人武志做的是那種一整天黏在椅子上,雙目曝曬在液晶螢幕前超過十四小時的工作。全年到頭幾乎沒有休假,補休積時早已難以計清,他從沒指望有一天用得上。或許盯著螢幕成了慣性,近來他放工後也不馬上離開辦公室,而是點開一個他無意間發現的youtube頻道,聽聽遠方的鼓聲。 聽說每到十一月後半,日本各處會開始illumination,以嚕咪內雄,去年分手的男友日本語學了好幾年,發音頗為標準。為了應景聖誕節而點⋯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木靈(こだま)《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

  這本書應該是今年讀過最令人傷心又同時感動的一冊。當初是亞馬遜配飯的時候刷到,覺得書名《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實在很惡搞,便下單買了一本,拿到之後幾乎是一口氣讀到最後(雖然這麼說,憑所長的日語讀解速度也是要讀個五天左右才讀得完),過程中彷彿看著一個人拿著刃物,一邊嘲笑著自己的靈魂,一邊凌遲著自己的肉身,而這個人當然就是作者,因為這是她的私小說。   宮藤官九郎的好夥伴⋯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見城徹、林真理子《豁出去的覺悟》

這件事說起來很害羞,當年所長還在書店上書、退書,以及服務客人時,就是讀了見城徹的《編輯這種病》,而萌生了一些對出版業不切實際之想像,誤以為編輯是一份能與文字創作人共同激盪出作品的工作,後來終於邊爬邊跪地進入了出版業界。   所長的人生充滿了誤算與自以為是,讀了見城徹的編輯成功故事與幻冬舍的創業傳奇,卻忽略掉年紀這件事。見城徹進入業界的時候是二十四歲,而我想要進入業界的時候已經超過⋯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青山透子《日航123班機墜落的新事實 從目擊證言拼湊真相》

  河出書房新社所出版的《日航123班機墜落的新事實 從目擊證言拼湊真相》,自七月中旬出版以來一直默默盤踞在前段排行榜上。   包括山崎豐子、橫山秀夫在內,許多創作皆以之為本的1985年御巢鷹山空難(細節過去寫過很多,在此就不多提),是全球航空史上的標誌性事件。雖然當年以壓力隔板破損導致事故發生結案,三十幾年來,包括罹難者家屬自救會在內,仍然有許多人鍥而不捨地尋找真相⋯

product

花森安治|02

  當NHK宣布晨間劇《大姊當家》(とと姉ちゃん)中的重要角色花山伊佐次將由唐澤壽明扮演時,心中不由得竊喜。唐澤在所有當代男演員中被我歸類在「摯愛」等級,不管他演什麼我都看。而花山伊佐次這個牽引著該劇主角的重要角色,是以日本國民生活雜誌《生活手帖》(暮しの手帖)初代總編輯花森安治為模型,以現在的流行語來說,花森安治就是「狂」。身為一個編輯,以他為憧憬也是相當正常的事吧。 &nbs⋯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宇田智子《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在地的風景,多樣的可能》

  關於這家號稱全日本最小,開在沖繩市場裡的二手書店「ウララ」及其經營者宇田智子的故事,或許讀者已經不陌生(但其實還是很陌生吧)。去年入秋時,聯經出了《一個人開書店:那霸市場裡的烏拉拉》,這是作者第一本著作,而圓神即將出版的《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在地的風景,多樣的可能》則是第二本。   先發的聯經將書店店號音譯為「烏拉拉」,後至的圓神則採羅馬拼音為「URARA」⋯

product

【平成日劇】《軍師官兵衛》的現代意義

  2014年NHK大河劇《軍師官兵衛》完結篇遇到國會大選,順延一周播出,於12月21日圓滿結束。在關東地區平均收視率超過15%,是三年來的高點,稍微扶起近年大河不振的頹勢;而在官兵衛、秀吉的「主場」關西、九州地區,收視率則超過18%,成績亮眼。 主演的岡田准一曾表示,近年來人們雖多把連續劇收視率低迷歸因為錄像設備的進步,但他仍覺得讓大家打開電視共時收看,是電視連續劇存在的意義,⋯

product

【平成日劇】《秀吉》終幕

  為了慰勞結褵三十五年的糟糠之妻寧寧,秀吉召集所有家臣,在大坂城內舉辦了盛大的賞花宴。秀吉令人將櫻樹搬進室內,這種裝氣派的事情的確是他的作風。落櫻繽紛之下,秀吉與寧寧在眾家臣圍繞之下,細數回憶三十五年來從一介平民開始奮鬥,進而成為天下人的過程。這本應是感人至極的一幕,在秀吉的盤算中也該是如此,他感性地在織田信長的靈前感恩著,在為他鞠躬盡瘁的弟弟秀長靈前感恩著,然後他請求三十五年前⋯

product

以虛構為糧,與現實搏鬥——柳橋的理由

柳橋是這樣的地方。   如果你是河水,從井之頭公園出發,沿著神田川順勢而來,穿梭流經中央線沿線令人迷醉的次文化、龍蛇混雜的新宿界隈、文教敦儒的文京地帶,這一路蜿蜒凹凸共約二十五公里,最後來到下町風情濃厚的台東區,經過了上百座橋梁,最後一座就是柳橋。此時河道逐漸寬敞,兩側停泊了數艘釣船與供人觀覽的屋形船,佃煮老店小松屋的招牌也愈見清晰,但是還來不及湧起任何感觸,瞬間便匯⋯

product

花森安治|01

  在《阿淺來了》最後一週登場的,是由大島優子飾演的平塚明。   這位日後以平塚雷鳥(らいてう)為名,創辦《青鞜》雜誌鼓吹女權的運動家,因為就讀主角白岡淺所創辦的日本第一所女子大學,而與主角有了交會。她們的交會其實並不存在於史實,而是編劇強加撮合的。   日本網友對於大島優子所扮演的雷鳥有諸多批評,認為她所散發出來的氣場一點也不像日後激進的女權運動者,只⋯

product

年末年始推薦十本(別人家的)書

上週末在牯嶺街擺攤的時候,有讀者朋友問我,市面上這麼多出版日文翻譯書的出版社,小社跟它們差在哪裡呢?要說差,其實真的差滿多、差滿遠的,首先因為經濟規模的不同,能夠簽到版權的書也不一樣。大家都想出來賺一票的書,我們很難搶得過。再加上我們在發行網絡上也不如大集團那麼全面與跨國界,首刷量很難拉高,成本率就很難壓低。 所以我跟他說,柳橋是一個人的出版社,相較於大出版社在每個決策上的層層計算與妥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