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橋通信

product

續・柳橋的理由(2020-02-04)

Photo from ザテレビジョン   大約是前年吧,看愛繆(あいみょん)上笨蛋節奏(バカリズム)的節目,聊自己的創作與人生觀,當時她的歌已經算紅了,但身為創作者的神秘面紗仍未揭開,於是這個節目某種程度上也滿足了那些對她十分好奇的粉絲聽眾。節目的最後一個橋段,是由嘉賓愛繆來對主持人笨蛋節奏提出一個問題。愛繆寫在手板上的是:「很好奇您每天所看的A片數量」。關於這個問題,愛繆說明因⋯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濱野千尋《聖潔的ZOO》禁忌的彼岸會是樂園嗎?

  獲得今年(第十七屆)開高健紀實文學獎的作品《聖潔的ZOO 動物性愛者跨越物種與暴力的性愛》(聖なるズー 動物性愛者、種も暴力も超えるセックス。作者=濱野千尋,濱野ちひろ/集英社),於十一月底成書上市。   紀實文學是危險的,總是勇於挑戰當前政治正確語境的邊界,也正因為這樣,紀實文學提示了一種自由的向度。   在昭和年代任職於《週刊朝日》,與眾多作家聯⋯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終結之後重新開始,《活版印刷三日月堂》新刊登場

從亞馬遜入手《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空色の冊子》,系列第五部,設定為前四部的番外篇,由七個短篇組成。在「第一部:星子的書籤」開頭,孤身一人回到川越小鎮的月野弓子,身邊曾經發生過哪些人間物語?作者星緒早苗將時間軸回溯,去描寫這些構成弓子現在的過去。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第一部〈星子的書籤〉出版於2016年6月,一開始是從文庫本出發。提到文庫本,讀者一般的認知是高價的⋯

product

花森安治|03

1971年,花森安治接受《週刊朝日》採訪,作出如下的證言:   「我毫無疑問地犯下了戰爭罪。若讓我提出辯解的話,因為當時我什麼都不知道,我被騙了。但即使如此,我也不認為自己可以脫罪。從今以後絕對不再被騙,並努力讓更多人也能不被欺瞞。我認為抱著這股決心與使命的自己,至少可以得到被緩刑的機會。」   馬場真人(馬場マコト)所著的評傳《花森安治的青春》中,提到「這恐怕是花森安⋯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いしいあや《ニジノ絵本屋さんの本》

  當你想要進行世間前所未見的嘗試、或挑戰自己未曾經驗的事例,而找人傾談尋求建議(有時只是希望借他人之力推自己一把)時,總是會被勸說「放棄吧」、 「別傻了」。幾乎也很少有例外。    2011年,在東急東橫線都立大學站周邊某棟住商大樓的三樓,藥局與小兒科中間有個1.5坪空間,誕生了「彩虹繪本屋」。石井彩小姐一開始連書業的ABC都不清楚,就踏上了旅程。 &n⋯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櫻井雅之《龜時間》

  二〇一七年夏天,在我與妻子擅自命名為「東京熱」的出差小旅行中途,割了兩天前往鎌倉,留宿的地點便是龜時間。星期天早上抵達JR鎌倉車站時,已是人山人海,雖然旅行備註上寫了「先將行李寄放在車站的投幣式置物櫃,直接沿小町通沿途逛往鶴岡八幡宮(勿忘イワタコーヒー店的鬆餅)」,不過每個投幣式置物櫃無論大小都已有人使用,為了安置行李,便決定直接搭公車前往材木座。 龜時間所在的材木座,並不算⋯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宮部美幸《孤宿之人》

  讀完宮部美幸《孤宿之人》後,很自然地想找出Soul Flower Mononoke Summit(ソウル・フラワー・モノノケ・サミット)的《Deracine Chingdong》(デラシネ・チンドン),將音源再生,透過播放器來聆聽。   Deracine,來自法語,應該寫作Déraciné,意指無根、失根的狀態,或指被置於這種狀態中的人⋯

Even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