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裸導演】快速瀏覽昭和色情巨擘的一生(上)

快速瀏覽昭和色情巨擘的一生
《全裸導演 村西透伝》章節大綱&本文試閱(文・本橋信宏 訳・方斯華)

 

 

村西透的親戚中,還有一位也在戰場上送了命,他是媽媽那邊的親戚今朝次。

「我老媽一天到晚都說『今朝次跟你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他搭乘震洋特攻隊自殺艦,在台灣海峽喪命了。昭和二十年一月二日,牌位上是這樣寫的。」

震洋是戰爭末期,由日本海軍開發出來的特攻武器。這種船身以夾板製造的快艇,船首搭載兩百五十公斤的炸藥,直接對敵艦展開自殺式的衝撞攻擊。這是毫無慈悲可言,死亡率百分之百的特攻武器。

乘上震洋號執行特攻任務的戰死者共有兩千五百名,而根據美軍的紀錄,被震洋特攻隊擊沉的艦船,只有區區四艘。終戰前慘無人道的軍國主義,把活生生的人當成炸彈炸得粉碎。而犧牲的總是像今朝次這種默默無名而貧窮的年輕人。

「他是自己自願去的。今朝次的媽媽問他:『你幹嘛自願去當特攻隊?』結果他說:『媽,我們排成一列,長官一說有覺悟要為國家犧牲的人站出來,排在我旁邊的人就都站出去了,只有自己縮在後面這種事我做不出來。』」

 

 

「我的街頭推銷有如地毯式搜索,在新宿、池袋、澀谷抓著一些穿著尖頭鞋、提著紙袋,感覺像是休假的自衛隊員的人,向他們推銷。有一次,遇到一個精神障礙的學生。我當時並不知道他生病的事。是之後我到他家打招呼的時候,他媽媽告訴我的。『真不好意思,我們家兒子有身心障礙手冊,因為搭車有免費優惠,他就到處亂跑。他上次帶了一份不得了的合約回來,不知道是不是給您添麻煩了呢?』講這個話的時候,我看到那個學生正在努力地讀我賣給他的東西。實在讓我太感動了,從那之後我們還有持續往來。每次見面他都會鼓勵我要加油。

「因為在街頭進行推銷活動,有時候也會被小混混盯上。小混混用不懷好意的眼神,不正經地說道:『喂,英語啥米碗糕啊?』我也對他們胡扯一通:『要在之後的俠義社會生存,不學英語會話的話,是無法跟國外的黑手黨對等地交往的。右手拿手槍,左手拿英語辭典,這難道不是往後日本極道的理想境界嗎?』結果還賣了不少,雖然他們付錢付得很慢就是了。」

 

 

完全無碼的寫真集,在歌舞伎町的成人商店私下流通,有人稱之為「裏本」,也有人因為它總是裝在茶色的牛皮紙袋裡販賣(不知為何,這時不用塑膠套包裝了),而稱之為「茶封筒本」或「茶本」,剛推出的時候以一萬到三萬日圓的高價祕密販賣。

塑封本的封面上,有張開雙腿的女性,或僅穿著內衣嬉戲的女孩們。裏本的封面則極其樸素,讓人完全想像不到其中超級過激的內容。書名也多使用《金閣寺》、《曼珠沙華》或《牡丹》這種與內容完全無關的正經標題。

現在採取議會路線的日本共產黨,在昭和二十年代中期,也曾有一段時期積極從事武裝鬥爭。黨中央對黨員發行的地下出版品,在《營養分析表》、《維他命療法》、《山鳩》或《球根栽培法》這些書名所包裝的內容中,包括很超現實的軍事方針,以及製造炸彈、讓汽車拋錨的武器等說明書。

提到地下出版品,不管是裏本或是軍事指導理論書,都呈現這種表裏不一的型態,這點實在很有趣。

 

 

「我都是穿成這樣進去的。」他微笑著說。

像他這樣的皮包業者造訪位於神保町的裏本祕密據點時,因為怕遇到警方臨檢,會假扮成鄰近咖啡店的老闆,穿上工作圍裙,拿著托盤與咖啡杯。

「多謝您的光顧。」

村西透馬上吐他槽。

「你穿幫了啦,一看就知道是阿欽。」

「您好,我是來回收餐具的。」

「就說你穿幫了,阿欽。」

「不會的,我一直都是這樣做的。」

其他的裏本業者都取笑阿欽過度謹慎。在警方後來所發動的大規模查緝行動,同時搜索多個祕密據點時,恰巧阿欽就扮成咖啡店老闆。刑警闖進屋內分頭保留犯罪證據時……「打擾了,多謝您每次光顧」,阿欽一邊這樣說,把茶杯放在托盤上,若無其事地離開了房間。

搜索團隊一時也以為他是咖啡店老闆,還低姿態地說:「不好意思啊,嚇到您了。」

只有阿欽逃過一劫的消息傳出,隔天開始,裏本業界突然多了好幾個咖啡店老闆。

 

 

他連一秒鐘都不想浪費,勤奮工作。

有時候他像個暴君,踐踏著我們的編輯權力;有時他也變身寫手,針對刊登在版面上的照片書寫評論。

我印象很深刻的一篇,是他寫關於在太平洋戰爭中負傷,只剩單手單腳的台灣籍戰爭傷患。

他說「這篇讓我寫」,然後進駐我們用來進行上稿作業的赤坂的旅館,坐在我們旁邊的位置,一邊亂抓頭髮,一邊用鉛筆非常專注地寫著文章。電棒捲頭光俊則在旁等待。

台灣籍的戰爭傷患,因為不是日本籍,沒辦法在戰後獲得補償,成為被遺忘的一群人。這篇文章就是要提出這樣的問題。他使用的筆名是松本源一郎,記得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名字。原來是出生於明治四十二年的村西透的父親,為了想要賭一把而辭去國鐵的工作,改當蝙蝠傘修理匠的松本源一郎。

他對無法得到戰後補償,被遺忘的台灣籍戰爭傷患感到非常憐憫。這跟他平常那種有如惡鬼般毫不留情大聲怒罵的樣子完全不同。村西透擁有相反的兩張臉。

 

 

「不行啦,不行!你要我教幾次才懂啊。看過來,要像這樣,這樣!」

業務員村西透扭動著臀部,像個人妖一樣在樹木之間走著。又像是同性酒吧的媽媽桑那樣誇張地轉換姿勢,抬頭望著天空:「呼、呼、呼、呼──嗯──」,像這樣發出讓人不太舒服的聲音。

根據本人的說法,他是認真在對奈緒美進行演技指導;但我在旁邊看,感覺卻像淺草的資深搞笑藝人在演短劇。

即使到現在仍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在公園拍攝形象影片的時候,遇到一群參加畢業旅行的女高中生,她們之間的對話。

當時社會大眾還不太知道AV是什麼,女高中生們在公園裡看到劇組在拍奈緒美,還以為是在拍什麼歌唱節目的影像,或者廣告還是連續劇之類的。

「你認識那個人嗎?」

「不知道。」

「就憑那副長相也能當藝人女演員啊。」

「就是啊就是啊,醜女一個。」

被這群女高中生貶低得一文不值的奈緒美,論演技是不怎麼樣沒錯,但容貌卻一點也不差,至少比這些嘴巴很壞的女高中生好上數倍。

女人就愛為難女人。

 

 

二十來歲的金髮女大學生、粉領族與打工族,看了廣告之後都聚集到村西透下榻的飯店。

村西透對著這些北歐金髮美女,說明拍攝的計畫。

「我們是遵守法律、健康的團體。所以,接下來要請各位配合拍攝的,是模擬性愛,絕不會有真槍實彈的性愛,請各位務必放心。」

北歐的美女們,臉上閃過一絲訝異。

「我們會先貼上這樣的東西,才開始拍攝。這是所謂的前貼。」

村西導演讓日本的男女演員貼上前貼,先實際演一次做為示範。

「啊啊啊……好棒。啊啊,不行,要去了……」

在日本,由於法律規定不能在影像中露出性器與陰毛,拍電影的時候都會在胯下貼上稱為前貼的布料,已經成為一種慣例。

但在北歐,不論性器或陰毛,還是性交,都更為開放。

這些日本人把奇怪的布塊貼在胯下,明明沒有插入卻扭動著腰桿拚命演戲。看著來自地球另一側的日本攝影團隊,北歐的美女們紛紛用母語說著「變態!」然後笑出聲音來。

 

 

「立川瞳她本來是混六本木那一帶的。有個男的因為湊巧知道一點她的事,說『我這邊有個奇怪的孩子』,然後就把她帶到我這裡來了。說是有兩個陰道。我盤算著說不定可以把這個特徵當成武器,在A片裡面做點什麼,就帶她去哥本哈根拍攝,還把全裸的她牽在地上爬。她真的是個非常努力的孩子。接下來這些是本人告訴我的。她說青春期的時候對自己有兩個性器官這件事非常在意,於是就一邊哭一邊跟媽媽傾訴。對孩子來說這應該是個很大的衝擊吧。然後呢,她的媽媽非常優秀,抱著她說:『你聽好了,人啊,無論誰都有兩隻眼睛、兩個耳朵、兩個鼻孔,手跟腳也都各有一對。就算那裡有兩個也完全不奇怪是吧。那是神明為了要讓你比別人加倍幸福,才會賜給你的。』這就是媽媽的愛啊。Fantastic。或許是出於無奈,不過立川瞳也說『我知道了』。如果立川瞳是在現在,也就是可以透過網路看無碼片、馬賽克也比較薄的時代出現的話,一定會成為大明星。她因為在AV業界無法發揮全部的實力,就改去當脫衣舞孃了。她第一次登場是在松山道後溫泉的脫衣舞劇場。觀眾席裡有個建商的年輕社長,正好來這裡處理改建工程,看她表演時發現她私處竟有兩個,嚇了一大跳。他馬上就迷上她了。接下來一年,不管她在哪個劇場表演,他都會親臨現場,最後兩人終於開花結果。現在生了好多孩子,過著幸福的日子哦。」

 

 

終於要開始拍攝男女交纏的戲份時,突然響起了地鳴。日比野副導演以為是地震,打開窗戶一看,天空好像燒焦般地呈現一片橘,遠方的火焰正猛烈噴發中。

是三原山發生火山爆發了。

日比野急急忙忙去找旅館的女當家,說:「火山爆發了!」但女當家卻一臉無趣地回他一句。

「你在說什麼啊。明明從很早就開始爆發了,還引起很大騷動你不知道嗎?」

拍攝從早上一直持續到深夜,團隊裡沒有任何人發現附近正在天搖地動。

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五點二十五分,發生了號稱兩百年一度的三原山大噴發,從火山口噴出了大量的岩漿。

為了捕捉這歷史性的一刻,日比野與攝影團隊趕到最接近現場的高台上。然後以NHK為首,許多民間電視台都急忙趕到,排成一列拍攝畫面。連日比野都認得出來的知名播報員也握著麥克風進行連線。

回到東京以後,劇組理所當然地把火山爆發的畫面拿來做成封面。三原山噴發的照片,搭配「三原山大爆發!勇闖三原山噴發現場捨命拍攝!」的宣傳文案,大張旗鼓地發表了作品。主演女優是大島紬(大島つむぎ)。

能夠在同一部作品中呈現火車便當這個體位的進階版「黑鮪魚一本釣」,同時收錄三原山噴發的歷史畫面,村西透顯得相當滿意。

 

 

村西透一行人被丟進了拘留所。這處所在也是隸屬山口組系統的竹中組竹中正顧問被FBI誘捕時所住的拘留房。

雜居房收容了許多凶殘的罪犯:殺人、放火、對婦女施暴、非法入境等。日本人在這裡相當少見,一個大塊頭的男人湊近他們。

「Are you YAKUZA?(你們是黑社會嗎?)」

大概因為山口組被關進來只是一年前的事而已,他們仍對日本黑社會感到畏懼。有嫌犯拿來一本從日本送來的《週刊實話》,指著裡面的山口組幹部照片,得意地說:「我認識這個男的哦。」有個殺人犯以為村西透他們是黑社會的,還拿著菸草來請他們抽。

村西透等人本想將錯就錯,繼續扮成黑道,不料這些嫌犯們看到地方報紙對逮捕事件的報導,發現他們原來只是拍A片的,便開始瞧不起他們。不管在哪裡,人們對從事色情業的人總是滿懷藐視。

 


 

【全裸導演】快速瀏覽昭和色情巨擘的一生(下)

《全裸導演 村西透伝》 小鹿生活 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