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廣袤的記憶中邂逅花鳥風月〉紀念高橋克彥記憶三部作在台出版特別書展

 

為紀念日本文學八冠王高橋克彥首次在台出版作品集,柳橋出版特別舉辦「記憶中的花鳥風月」線上書展。

作為柳橋「花鳥風月」書系的最新作品,高橋克彥記憶三部作以陸奧(指日本東北地方)文學特有的怪談韻味,踏上記憶這條曲折的小路,探明人性百態、愛恨嗔癡。

除此之外,編輯部也嚴選數本「花鳥風月」書系系列作品,以及少量珍貴二手日本文學作品同時參展。邀請讀者一同進入記憶的漩渦,在高橋克彥跨度十年寫下的27篇記憶物語中,邂逅嶄新的閱讀感受。


記憶中的花鳥風月・書展

即日起至10月24日

雙書以上含原本折扣另享88折

由此去


 

 

 

關於記憶三部作

「直木獎頒給《緋紅的記憶》這件事意義重大,讓恐怖小說這個文類在戰後首次被大眾廣泛地閱讀與認可。」────權田萬治(文藝評論家)

出身怪談原鄉陸奧大地的高橋克彥,他的成長歷程受到多元而跨界域的影響,他的創作幾乎涵蓋了所有文學的類型,如推理小說、恐怖小說、時代小說、歷史小說等。他以「浮世繪三部作」奠定文壇地位,是日本文壇有史以來奪得江戶川亂步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直木獎等多項大獎的八冠王。

人的記憶力真靠不住,一旦被強烈的記憶覆蓋,別的記憶就會煙消雲散

高橋克彥記憶三部作是以記憶為主題的短篇小說集。其描繪記憶與人們內心交織出的曖昧性,探索著記憶與事實之間的扭曲與落差,這種內在無以名狀的恐懼,層層入裏。

如明明存在於記憶之中的房子,在住宅地圖上卻完全不見蹤影;颱風來襲那一天,大家只記得踢罐子遊戲,卻忘了小女孩遇害的罪惡記憶;發現食物中毒是因為居酒屋的水,而這水浸泡著駭人的記憶......

「我覺得記憶很神奇…...一旦發現發現內容與我記得的完全不一樣時,那一瞬間,將失去一個長久以來珍藏在內心的寶物。」──高橋克彥


日本文學八冠王・高橋克彥

一九四七年生於岩手縣釜石市,後居住於盛岡市。八歲時在外祖父家的書齋中領略閱讀樂趣,在舅舅的薰陶下迷上怪談文學。高中時,在父親兼營的畫廊中看了歌川國芳的作品,對浮世繪產生濃厚興趣。高中畢業重考大學那年創辦同人雜誌,開始發表小說。學生時期亦曾組過樂團,擔任主唱。早稻田大學商學系畢業後,任職於美術館。

正如他在成長歷程中受到如此多元而跨界域的影響,高橋克彥的創作幾乎涵蓋了所有文學的類型,並頻頻獲獎。一九八三年以《寫樂殺人事件》獲得第29屆江戶川亂步獎,在文壇站穩腳步;一九八六年以《總門谷》榮膺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一九八七年以《北齋殺人事件》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一九九二年以《緋紅的記憶》得到直木獎;二〇〇〇年以歷史小說《火怨》奪下吉川英治文學獎。此外,其歷史小說《炎立》、《北條時宗》還成為NHK大河劇的原著,這也為他帶來了第53屆NHK放送文化獎的殊榮。二〇一二年獲選為日本推理文學大獎得主;二〇一三年則獲得歷史時代作家俱樂部獎實績功勞獎。

其著作等身、類型豐富,包括浮世繪三部作《寫樂殺人事件》、《北齋殺人事件》、《廣重殺人事件》;記憶三部作《緋紅的記憶》、《前世的記憶》、《蒼藍的記憶》;《龍柩》、《潘朵拉之盒 殺人再起》、《炎立》等。高橋克彥亦是知名浮世繪研究家,著有《浮世繪鑑賞事典》等研究專著。

高橋克彥也熱衷於地方傳統與文化的振興。在虛構層面,其小說創作的舞台多設定於東北地方,而回到現實,他也極力促成「盛岡文士劇」傳統的復興並頻繁舉辦朗讀會。二〇一一年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多次響應赤坂憲雄等人的號召,出席怪談文學活動,以文學療癒人心。


延伸閱讀


 

花鳥風月

呈現人間森羅萬象,無論世相如何流轉,亂舞其中的人性百態始終是我們注視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