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橋通信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いしいあや《ニジノ絵本屋さんの本》

  當你想要進行世間前所未見的嘗試、或挑戰自己未曾經驗的事例,而找人傾談尋求建議(有時只是希望借他人之力推自己一把)時,總是會被勸說「放棄吧」、 「別傻了」。幾乎也很少有例外。    2011年,在東急東橫線都立大學站周邊某棟住商大樓的三樓,藥局與小兒科中間有個1.5坪空間,誕生了「彩虹繪本屋」。石井彩小姐一開始連書業的ABC都不清楚,就踏上了旅程。 &n⋯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櫻井雅之《龜時間》

  二〇一七年夏天,在我與妻子擅自命名為「東京熱」的出差小旅行中途,割了兩天前往鎌倉,留宿的地點便是龜時間。星期天早上抵達JR鎌倉車站時,已是人山人海,雖然旅行備註上寫了「先將行李寄放在車站的投幣式置物櫃,直接沿小町通沿途逛往鶴岡八幡宮(勿忘イワタコーヒー店的鬆餅)」,不過每個投幣式置物櫃無論大小都已有人使用,為了安置行李,便決定直接搭公車前往材木座。 龜時間所在的材木座,並不算⋯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宮部美幸《孤宿之人》

  讀完宮部美幸《孤宿之人》後,很自然地想找出Soul Flower Mononoke Summit(ソウル・フラワー・モノノケ・サミット)的《Deracine Chingdong》(デラシネ・チンドン),將音源再生,透過播放器來聆聽。   Deracine,來自法語,應該寫作Déraciné,意指無根、失根的狀態,或指被置於這種狀態中的人⋯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木靈(こだま)《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

  這本書應該是今年讀過最令人傷心又同時感動的一冊。當初是亞馬遜配飯的時候刷到,覺得書名《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實在很惡搞,便下單買了一本,拿到之後幾乎是一口氣讀到最後(雖然這麼說,憑所長的日語讀解速度也是要讀個五天左右才讀得完),過程中彷彿看著一個人拿著刃物,一邊嘲笑著自己的靈魂,一邊凌遲著自己的肉身,而這個人當然就是作者,因為這是她的私小說。   宮藤官九郎的好夥伴⋯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見城徹、林真理子《豁出去的覺悟》

這件事說起來很害羞,當年所長還在書店上書、退書,以及服務客人時,就是讀了見城徹的《編輯這種病》,而萌生了一些對出版業不切實際之想像,誤以為編輯是一份能與文字創作人共同激盪出作品的工作,後來終於邊爬邊跪地進入了出版業界。   所長的人生充滿了誤算與自以為是,讀了見城徹的編輯成功故事與幻冬舍的創業傳奇,卻忽略掉年紀這件事。見城徹進入業界的時候是二十四歲,而我想要進入業界的時候已經超過⋯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青山透子《日航123班機墜落的新事實 從目擊證言拼湊真相》

  河出書房新社所出版的《日航123班機墜落的新事實 從目擊證言拼湊真相》,自七月中旬出版以來一直默默盤踞在前段排行榜上。   包括山崎豐子、橫山秀夫在內,許多創作皆以之為本的1985年御巢鷹山空難(細節過去寫過很多,在此就不多提),是全球航空史上的標誌性事件。雖然當年以壓力隔板破損導致事故發生結案,三十幾年來,包括罹難者家屬自救會在內,仍然有許多人鍥而不捨地尋找真相⋯

product

【神田川一本道】宇田智子《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在地的風景,多樣的可能》

  關於這家號稱全日本最小,開在沖繩市場裡的二手書店「ウララ」及其經營者宇田智子的故事,或許讀者已經不陌生(但其實還是很陌生吧)。去年入秋時,聯經出了《一個人開書店:那霸市場裡的烏拉拉》,這是作者第一本著作,而圓神即將出版的《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在地的風景,多樣的可能》則是第二本。   先發的聯經將書店店號音譯為「烏拉拉」,後至的圓神則採羅馬拼音為「UR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