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裸導演】快速瀏覽昭和色情巨擘的一生(上)

快速瀏覽昭和色情巨擘的一生
《全裸導演 村西透伝》章節大綱&本文試閱(文・本橋信宏 訳・方斯華)

 

 

村西透的親戚中,還有一位也在戰場上送了命,他是媽媽那邊的親戚今朝次。

「我老媽一天到晚都說『今朝次跟你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他搭乘震洋特攻隊自殺艦,在台灣海峽喪命了。昭和二十年一月二日,牌位上是這樣寫的。」

震洋是戰爭末期,由日本海軍開發出來的特攻武器。這種船身以夾板製造的快艇,船首搭載兩百五十公斤的炸藥,直接對敵艦展開自殺式的衝撞攻擊。這是毫無慈悲可言,死亡率百分之百的特攻武器。

乘上震洋號執行特攻任務的戰死者共有兩千五百名,而根據美軍的紀錄,被震洋特攻隊擊沉的艦船,只有區區四艘。終戰前慘無人道的軍國主義,把活生生的人當成炸彈炸得粉碎。而犧牲的總是像今朝次這種默默無名而貧窮的年輕人。

「他是自己自願去的。今朝次的媽媽問他:『你幹嘛自願去當特攻隊?』結果他說:『媽,我們排成一列,長官一說有覺悟要為國家犧牲的人站出來,排在我旁邊的人就都站出去了,只有自己縮在後面這種事我做不出來。』」

 

 

「我的街頭推銷有如地毯式搜索,在新宿、池袋、澀谷抓著一些穿著尖頭鞋、提著紙袋,感覺像是休假的自衛隊員的人,向他們推銷。有一次,遇到一個精神障礙的學生。我當時並不知道他生病的事。是之後我到他家打招呼的時候,他媽媽告訴我的。『真不好意思,我們家兒子有身心障礙手冊,因為搭車有免費優惠,他就到處亂跑。他上次帶了一份不得了的合約回來,不知道是不是給您添麻煩了呢?』講這個話的時候,我看到那個學生正在努力地讀我賣給他的東西。實在讓我太感動了,從那之後我們還有持續往來。每次見面他都會鼓勵我要加油。

「因為在街頭進行推銷活動,有時候也會被小混混盯上。小混混用不懷好意的眼神,不正經地說道:『喂,英語啥米碗糕啊?』我也對他們胡扯一通:『要在之後的俠義社會生存,不學英語會話的話,是無法跟國外的黑手黨對等地交往的。右手拿手槍,左手拿英語辭典,這難道不是往後日本極道的理想境界嗎?』結果還賣了不少,雖然他們付錢付得很慢就是了。」

 

 

完全無碼的寫真集,在歌舞伎町的成人商店私下流通,有人稱之為「裏本」,也有人因為它總是裝在茶色的牛皮紙袋裡販賣(不知為何,這時不用塑膠套包裝了),而稱之為「茶封筒本」或「茶本」,剛推出的時候以一萬到三萬日圓的高價祕密販賣。

塑封本的封面上,有張開雙腿的女性,或僅穿著內衣嬉戲的女孩們。裏本的封面則極其樸素,讓人完全想像不到其中超級過激的內容。書名也多使用《金閣寺》、《曼珠沙華》或《牡丹》這種與內容完全無關的正經標題。

現在採取議會路線的日本共產黨,在昭和二十年代中期,也曾有一段時期積極從事武裝鬥爭。黨中央對黨員發行的地下出版品,在《營養分析表》、《維他命療法》、《山鳩》或《球根栽培法》這些書名所包裝的內容中,包括很超現實的軍事方針,以及製造炸彈、讓汽車拋錨的武器等說明書。

提到地下出版品,不管是裏本或是軍事指導理論書,都呈現這種表裏不一的型態,這點實在很有趣。

 

 

「我都是穿成這樣進去的。」他微笑著說。

像他這樣的皮包業者造訪位於神保町的裏本祕密據點時,因為怕遇到警方臨檢,會假扮成鄰近咖啡店的老闆,穿上工作圍裙,拿著托盤與咖啡杯。

「多謝您的光顧。」

村西透馬上吐他槽。

「你穿幫了啦,一看就知道是阿欽。」

「您好,我是來回收餐具的。」

「就說你穿幫了,阿欽。」

「不會的,我一直都是這樣做的。」

其他的裏本業者都取笑阿欽過度謹慎。在警方後來所發動的大規模查緝行動,同時搜索多個祕密據點時,恰巧阿欽就扮成咖啡店老闆。刑警闖進屋內分頭保留犯罪證據時……「打擾了,多謝您每次光顧」,阿欽一邊這樣說,把茶杯放在托盤上,若無其事地離開了房間。

搜索團隊一時也以為他是咖啡店老闆,還低姿態地說:「不好意思啊,嚇到您了。」

只有阿欽逃過一劫的消息傳出,隔天開始,裏本業界突然多了好幾個咖啡店老闆。

 

 

他連一秒鐘都不想浪費,勤奮工作。

有時候他像個暴君,踐踏著我們的編輯權力;有時他也變身寫手,針對刊登在版面上的照片書寫評論。

我印象很深刻的一篇,是他寫關於在太平洋戰爭中負傷,只剩單手單腳的台灣籍戰爭傷患。

他說「這篇讓我寫」,然後進駐我們用來進行上稿作業的赤坂的旅館,坐在我們旁邊的位置,一邊亂抓頭髮,一邊用鉛筆非常專注地寫著文章。電棒捲頭光俊則在旁等待。

台灣籍的戰爭傷患,因為不是日本籍,沒辦法在戰後獲得補償,成為被遺忘的一群人。這篇文章就是要提出這樣的問題。他使用的筆名是松本源一郎,記得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名字。原來是出生於明治四十二年的村西透的父親,為了想要賭一把而辭去國鐵的工作,改當蝙蝠傘修理匠的松本源一郎。

他對無法得到戰後補償,被遺忘的台灣籍戰爭傷患感到非常憐憫。這跟他平常那種有如惡鬼般毫不留情大聲怒罵的樣子完全不同。村西透擁有相反的兩張臉。

 

 

「不行啦,不行!你要我教幾次才懂啊。看過來,要像這樣,這樣!」

業務員村西透扭動著臀部,像個人妖一樣在樹木之間走著。又像是同性酒吧的媽媽桑那樣誇張地轉換姿勢,抬頭望著天空:「呼、呼、呼、呼──嗯──」,像這樣發出讓人不太舒服的聲音。

根據本人的說法,他是認真在對奈緒美進行演技指導;但我在旁邊看,感覺卻像淺草的資深搞笑藝人在演短劇。

即使到現在仍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在公園拍攝形象影片的時候,遇到一群參加畢業旅行的女高中生,她們之間的對話。

當時社會大眾還不太知道AV是什麼,女高中生們在公園裡看到劇組在拍奈緒美,還以為是在拍什麼歌唱節目的影像,或者廣告還是連續劇之類的。

「你認識那個人嗎?」

「不知道。」

「就憑那副長相也能當藝人女演員啊。」

「就是啊就是啊,醜女一個。」

被這群女高中生貶低得一文不值的奈緒美,論演技是不怎麼樣沒錯,但容貌卻一點也不差,至少比這些嘴巴很壞的女高中生好上數倍。

女人就愛為難女人。

 

 

二十來歲的金髮女大學生、粉領族與打工族,看了廣告之後都聚集到村西透下榻的飯店。

村西透對著這些北歐金髮美女,說明拍攝的計畫。

「我們是遵守法律、健康的團體。所以,接下來要請各位配合拍攝的,是模擬性愛,絕不會有真槍實彈的性愛,請各位務必放心。」

北歐的美女們,臉上閃過一絲訝異。

「我們會先貼上這樣的東西,才開始拍攝。這是所謂的前貼。」

村西導演讓日本的男女演員貼上前貼,先實際演一次做為示範。

「啊啊啊……好棒。啊啊,不行,要去了……」

在日本,由於法律規定不能在影像中露出性器與陰毛,拍電影的時候都會在胯下貼上稱為前貼的布料,已經成為一種慣例。

但在北歐,不論性器或陰毛,還是性交,都更為開放。

這些日本人把奇怪的布塊貼在胯下,明明沒有插入卻扭動著腰桿拚命演戲。看著來自地球另一側的日本攝影團隊,北歐的美女們紛紛用母語說著「變態!」然後笑出聲音來。

 

 

「立川瞳她本來是混六本木那一帶的。有個男的因為湊巧知道一點她的事,說『我這邊有個奇怪的孩子』,然後就把她帶到我這裡來了。說是有兩個陰道。我盤算著說不定可以把這個特徵當成武器,在A片裡面做點什麼,就帶她去哥本哈根拍攝,還把全裸的她牽在地上爬。她真的是個非常努力的孩子。接下來這些是本人告訴我的。她說青春期的時候對自己有兩個性器官這件事非常在意,於是就一邊哭一邊跟媽媽傾訴。對孩子來說這應該是個很大的衝擊吧。然後呢,她的媽媽非常優秀,抱著她說:『你聽好了,人啊,無論誰都有兩隻眼睛、兩個耳朵、兩個鼻孔,手跟腳也都各有一對。就算那裡有兩個也完全不奇怪是吧。那是神明為了要讓你比別人加倍幸福,才會賜給你的。』這就是媽媽的愛啊。Fantastic。或許是出於無奈,不過立川瞳也說『我知道了』。如果立川瞳是在現在,也就是可以透過網路看無碼片、馬賽克也比較薄的時代出現的話,一定會成為大明星。她因為在AV業界無法發揮全部的實力,就改去當脫衣舞孃了。她第一次登場是在松山道後溫泉的脫衣舞劇場。觀眾席裡有個建商的年輕社長,正好來這裡處理改建工程,看她表演時發現她私處竟有兩個,嚇了一大跳。他馬上就迷上她了。接下來一年,不管她在哪個劇場表演,他都會親臨現場,最後兩人終於開花結果。現在生了好多孩子,過著幸福的日子哦。」

 

 

終於要開始拍攝男女交纏的戲份時,突然響起了地鳴。日比野副導演以為是地震,打開窗戶一看,天空好像燒焦般地呈現一片橘,遠方的火焰正猛烈噴發中。

是三原山發生火山爆發了。

日比野急急忙忙去找旅館的女當家,說:「火山爆發了!」但女當家卻一臉無趣地回他一句。

「你在說什麼啊。明明從很早就開始爆發了,還引起很大騷動你不知道嗎?」

拍攝從早上一直持續到深夜,團隊裡沒有任何人發現附近正在天搖地動。

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五點二十五分,發生了號稱兩百年一度的三原山大噴發,從火山口噴出了大量的岩漿。

為了捕捉這歷史性的一刻,日比野與攝影團隊趕到最接近現場的高台上。然後以NHK為首,許多民間電視台都急忙趕到,排成一列拍攝畫面。連日比野都認得出來的知名播報員也握著麥克風進行連線。

回到東京以後,劇組理所當然地把火山爆發的畫面拿來做成封面。三原山噴發的照片,搭配「三原山大爆發!勇闖三原山噴發現場捨命拍攝!」的宣傳文案,大張旗鼓地發表了作品。主演女優是大島紬(大島つむぎ)。

能夠在同一部作品中呈現火車便當這個體位的進階版「黑鮪魚一本釣」,同時收錄三原山噴發的歷史畫面,村西透顯得相當滿意。

 

 

村西透一行人被丟進了拘留所。這處所在也是隸屬山口組系統的竹中組竹中正顧問被FBI誘捕時所住的拘留房。

雜居房收容了許多凶殘的罪犯:殺人、放火、對婦女施暴、非法入境等。日本人在這裡相當少見,一個大塊頭的男人湊近他們。

「Are you YAKUZA?(你們是黑社會嗎?)」

大概因為山口組被關進來只是一年前的事而已,他們仍對日本黑社會感到畏懼。有嫌犯拿來一本從日本送來的《週刊實話》,指著裡面的山口組幹部照片,得意地說:「我認識這個男的哦。」有個殺人犯以為村西透他們是黑社會的,還拿著菸草來請他們抽。

村西透等人本想將錯就錯,繼續扮成黑道,不料這些嫌犯們看到地方報紙對逮捕事件的報導,發現他們原來只是拍A片的,便開始瞧不起他們。不管在哪裡,人們對從事色情業的人總是滿懷藐視。

 


 

【全裸導演】快速瀏覽昭和色情巨擘的一生(下)

《全裸導演 村西透伝》 小鹿生活 博客來

 

所有文章主題

標籤

黃千芮 神田川一本道 乙野四方字 能年玲奈 又吉直樹 のん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花鳥風月 竹中直人 所長 一個人大丈夫 編輯這種病 西山雅子 本橋信宏 村西透 全裸導演 AV帝王 山田孝之 坂元裕二 MEGUMI 野田義治 近藤康平 陌生卻熟悉的場所 月亮與圓規 西加奈子 張西 新冠肺炎 後疫情時代 未來的書店 YOASOBI 古塔つみ 菊池祐紀 影視化 西島秀俊 內野聖陽 東京電視台 昨夜的美食 吉永史 宮部美幸 橫山秀夫 重金敦之 昭和微醺 いろごと辞典 小松奎文 中森明夫 你根本不懂偶像 松岡圭祐 島田潤一郎 伊莎貝拉阿言德 山本美希 少女病 田山花袋 譚松韻 上野樹里 仲里依紗 北乃綺 小松菜奈 廣瀨鈴 芳根京子 小松屋 花森安治 大橋鎮子 秋元康 紅白歌唱大賽 隈研吾 山下賢二 書店 高橋克彥 記憶三部作 蒼藍的記憶 似鳥雞 一〇一教室 緋紅的記憶 前世的記憶 星緒早苗 柳橋出版 直木獎 地方創生 琴平巴士 森村誠一 松本清張 京極夏彥 無我夢中 偶像 吉田類 酒場故事多 邪惡的純真 王小苗 熟思默想 乃木坂46 AKB48 鈴木絢音 新明解國語辭典 東京奧運 朝日新聞 週刊朝日 翻譯 櫻桃子 櫻桃小丸子 欅坂46 平手友梨奈 日劇 富手麻妙 生田繪梨花 昭和 橋本健二 野坂昭如 銀色快手 彩虹繪本屋 石井彩 鎌倉 櫻井雅之 武志 見城徹 林真理子 青山透子 宇田智子 前川洋一 江口洋介 岡田准一 川本三郎 淺田政志 陳夏民 許瞳 活版印刷 東京愛情故事 追憶潸然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