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森安治|01

 

在《阿淺來了》最後一週登場的,是由大島優子飾演的平塚明。

 

這位日後以平塚雷鳥(らいてう)為名,創辦《青鞜》雜誌鼓吹女權的運動家,因為就讀主角白岡淺所創辦的日本第一所女子大學,而與主角有了交會。她們的交會其實並不存在於史實,而是編劇強加撮合的。

 

日本網友對於大島優子所扮演的雷鳥有諸多批評,認為她所散發出來的氣場一點也不像日後激進的女權運動者,只是個喜歡遷怒的公主病小女生而已。

 

雷鳥結束對阿淺的拜訪,離開加野屋時,彷彿受到阿淺的激勵與感化,對自己跟身旁友人說,自己一定要成為一個「新女性」。搞了半天,編劇或許就只是想讓這句對白出現吧。

 

1911年,《青鞜》創刊,平塚雷鳥提出「新女性」的主張,並用自己嗆辣的一生建立她所謂「新女性」的典型。在《青鞜》的發刊詞上,平塚雷鳥意氣風發地這麼宣示:

 

元始,女人是太陽。是真正的人。
現在,女人是月亮,依靠他人生存,反射他人光亮,掛著蒼白臉孔的月亮。

 

《阿淺來了》風光下檔之後,接檔的《當家姐姐》其實也跟平塚雷鳥有一些不是那麼直接的關係。《當家姐姐》的主人翁以創辦戰後首屈一指的生活雜誌《生活手帖》的大橋鎮子(高畑充希飾演)為範本,而與大橋鎮子共同攜手,甚至被視為靈魂伴侶的,就是初代總編輯花森安治(唐澤壽明飾演)。

 

花森安治最有名的形象,除了他高超的美術能力、具批判力的文字以外,就是他總是女裝登場。頂著一個西瓜皮的髮型,穿著裙裝,對他來說,是一種希望超越性別,將自己作為「一個人」來對社會發聲的行動宣示。

 

這或許跟他成長的家庭有關。出生於神戶的他,幼時過著優渥而摩登的生活,父親揮霍不羈,經常帶著他上電影院看「活動」(電影),即使經商失敗,卻依然我行我素。

 

有一天,在神戶圖書館,花森安治讀到了平塚雷鳥的《圓窗》及其創辦的《青鞜》,為之驚艷,隨後便把館內不到十本關於女性處境的書籍都讀完了。讀這些書的過程中,他一直想到的就是自己母親的形象。浪蕩揮霍的父親,任勞任怨勤懇持家的母親。「元始,女人是太陽。是真正的人。現在,女人是月亮,依靠他人生存,反射他人光亮,掛著蒼白臉孔的月亮。」

 

從那些書中,他第一次讀到女性主義者這個字,並且決定要為了母親成為女性主義者。〈新女性〉這篇文章中,充滿明治末期現代主義思潮下的時代感。

 

自己是新的女性。
至少每天都希望,都努力成為一個真正的新女性。
真正的,而且永遠都會是嶄新的,那就是太陽。
自己是太陽。
至少每天都希望,都努力成為太陽。

 

這個時刻,也是《生活手帖》創刊的原點。其實,《圓窗》在1913年首次發行的同時就被查禁,花森安治讀到的是一尾漏網之魚。若是當時的查禁網更加嚴密,說不定就不會有後來的《生活手帖》了。

 

(參考書:《花森安治の青春》)

(原文發表於柳橋事務所 2016/5/6)

所有文章主題

標籤

黃千芮 神田川一本道 乙野四方字 能年玲奈 又吉直樹 のん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花鳥風月 竹中直人 所長 一個人大丈夫 編輯這種病 西山雅子 本橋信宏 村西透 全裸導演 AV帝王 山田孝之 坂元裕二 MEGUMI 野田義治 近藤康平 陌生卻熟悉的場所 月亮與圓規 西加奈子 張西 新冠肺炎 後疫情時代 未來的書店 YOASOBI 古塔つみ 菊池祐紀 影視化 西島秀俊 內野聖陽 東京電視台 昨夜的美食 吉永史 宮部美幸 橫山秀夫 重金敦之 昭和微醺 いろごと辞典 小松奎文 中森明夫 你根本不懂偶像 松岡圭祐 島田潤一郎 伊莎貝拉阿言德 山本美希 少女病 田山花袋 譚松韻 上野樹里 仲里依紗 北乃綺 小松菜奈 廣瀨鈴 芳根京子 小松屋 花森安治 大橋鎮子 秋元康 紅白歌唱大賽 隈研吾 山下賢二 書店 高橋克彥 記憶三部作 蒼藍的記憶 似鳥雞 一〇一教室 緋紅的記憶 前世的記憶 星緒早苗 柳橋出版 直木獎 地方創生 琴平巴士 森村誠一 松本清張 京極夏彥 無我夢中 偶像 吉田類 酒場故事多 邪惡的純真 王小苗 熟思默想 乃木坂46 AKB48 鈴木絢音 新明解國語辭典 東京奧運 朝日新聞 週刊朝日 翻譯 櫻桃子 櫻桃小丸子 欅坂46 平手友梨奈 日劇 富手麻妙 生田繪梨花 昭和 橋本健二 野坂昭如 銀色快手 彩虹繪本屋 石井彩 鎌倉 櫻井雅之 武志 見城徹 林真理子 青山透子 宇田智子 前川洋一 江口洋介 岡田准一 川本三郎 淺田政志 陳夏民 許瞳 活版印刷 東京愛情故事 追憶潸然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