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純真 Heroin

詩人:王小苗/編輯:吳翛wurené/裝幀設計:王小苗、劉克韋/蠟燭設計製作:黃彥翔、陳琨揮/插畫:陳鈺婷、江承欣

柳橋出版 一本為了成為灰燼而存在的詩集 一旦點火 一切全然不同
  • 建議售價
    1200.0
  • 供貨狀況 
    可以購買
  • 商品尺寸 
  • 數  量
此商品可以折抵紅利 30

一本為了成為灰燼而存在的詩集
一旦點火 一切全然不同

流行音樂、現代詩與螞蟻的三體運動
心動的瞬間就是世界末日

「我希望我寫過的字 一個字也不要留下來」

#邪惡的純真 #heroin
蠟燭、絨布手工精裝 初版限量600本 

設計師與藝術家團隊
#王小苗 #吳翛wurené #劉克韋
#黃彥翔 #陳琨揮 #陳鈺婷 #江承欣

預購 2019.12.12-12.23
發行 2019.12.24 
柳橋出版.獨家販售

 

【購買須知】

▶ 蠟燭只能點燃一次。火焰持續燃燒約30分鐘後,可能將從書封下燒書頁,直至本書化為灰燼。若火焰中途熄滅,未燃燒的餘蠟因熱收縮,可能產生鬆動現象;熄滅過的蠟燭,也很難被再次點燃。

▶ 本書燙箔為假性附著,全因一見鍾情的絨布難搞卻無法錯過。書封上的螞蟻,將隨時間與摩擦剝落。希望你記得牠們存在過。

▶ 書內分泌大量螞蟻。內建密集恐懼症的讀者,請善用眼球彈性,將書拿遠再閱讀。

▶ 期待燒完整本詩集的讀者,建議一邊翻動書封,一邊觀察火勢,保持書頁間空氣流動。請小心安全,務必在空曠處進行焚燒。

▶ 借居紙叢中的火光,魔幻、極美。有時你遇見一本書,只能在黑暗中被閱讀,請專注凝視,成為螞蟻其一,別忘了呼吸。

 

【目錄】

你來過 Juvenile______________________
    
媽媽教會我
我想維持內心對美的熱情與尊敬
爸爸與他親手縫製的熊
希望收到你的回信
在一起
存在
一個永遠的現在
此時他們尚未相遇
  
我也變得黑暗 Crescendo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彩虹
愛在波希米亞
再也不去溫州街
方糖
你是不會當樹嗎
求愛情
 
甚至不相信 Enchanted______________________
 
Break into Stars
雪原裡的第一顆結晶
我身為詩人的浪漫只有哥吉拉明白
崇拜
如同嬰兒
浪漫
對我說
我並不想拯救世界
聲音的情書
我祈願我的心中仍然有詩
千尋未知
春天懷疑
 
我們擁有過 Heroin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危險的預感
藝術家追求的愛情
向日性——那是你與我 擁抱的時候
先來抱我大腿再說
你的影子是我的海
慷慨
青春是一輩子的宿醉症狀
留下——不是像塑膠留在經與肚子裡的
         是能讓鯨魚永遠留在海洋裡的
屬於
嘉年華之晨
 
非常非常非常美麗的 Uncanny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昨天愛我而今天已不
心痛的理由
這時間本來
沒有缺角的月亮
Do Butterflies Have Bones?
我的憂鬱像日蝕
 
煙火 Darkness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沒有魔法的世界裡
你點燃火柴的手指那麼好看只是還給我的都是灰燼
那樣炫目的事物
衍化過程
如今我們擁有翅膀
一千次失明
殘缺
我正在離開你的途中
什麼將把你帶走
相忘
對不起
凡說出口的都會墜落
邪惡的純真

王小苗 Miao Wang:https://www.facebook.com/uncannymiao/

請讀我的書,你會瞭解我,或誤解我更多。

關於那塊白色的不明物體

像奶油 令人趨之若鶩
香草的味道
螞蟻不遵守秩序
不在超市裡排隊結帳
螞蟻正瘋狂地過著
屬於牠們的周年慶

那究竟是蜜 還是砒霜
牠們根本一無所知

那塊白色的物體
也像凝固的分泌物
顏色 有點色情

或者 它是霧化的水晶
某隻恐龍的假牙
是從中世紀遺留至今
拿來占卜用的石頭

瓦瑪斯主教布魯謝爾 (Burchard, 965-1024)
曾頒布一個不知來由的法令

「當流行病蔓延的時候
把石頭抬起
若石頭下有許多蚋、螞蟻和蛆
病人便可痊癒
沒有的話
病人則會死去」

我死去過不只一次了
然而當我 沐浴在誘人的火光之中
一切總會再次重來

《邪惡的純真》是我的第一本個人詩集,總共收錄60首詩。它們被完成的時間,橫跨我的20歲到35歲,每一首詩,如今讀來,仍能精確對應我的現在。其中許多詩,看起來像是在寫愛情,其實不然。它們也揭示著我對於創作的赤誠,對於生命的熱愛,以及隨之而生,對於消逝本身,無可赦免的感嘆。

寫詩無法救贖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頂多讓我承認,最痛苦的絕望,來自在生命最黑暗的時刻───我的內心有過盼望。我曾憎恨它們,那些匍匐過我心深處的字句,又痛又癢,如同螞蟻成群,被慾望與本能推著前進。無數次我也渴望大手一揮,將之全數掃去,它們卻頑強地留了下來。

時間是皮膚,詩是刺青,邪惡的純真,始於無知,延續為黑暗中閃逝的火光。隱約中我見得飛蟻展翅,深知牠將一去無返。

 

 

 

 

 

 

148x190mm 線膠裝、214頁。

手工蠟燭、絨布精裝;
精緻銀墨黑卡網印插畫。

當然還有,書的起源:
詩60首。

初版限量600本。

Event Close